群巴那化信息门户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好太太:晾衣架老牌选手的转型之路

好太太:晾衣架老牌选手的转型之路
作者 匿名 热度 2931 日期 2019-10-22 18:39:05        

近日,广东太昊集团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询价通知。

公告显示,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太昊解释收入增长放缓的原因,并针对智能晾衣机产量下降和2019年半年度报告期毛利率持续下降等收入问题,就相关因素是否可能对公司运营产生持续影响提出风险建议。

易友家园(YiOu Home)曾在马浩半年度报告的分析文章中指出,在智能转型过程中,由于市场环境的影响,短期内很难做出差异化。智能家居业务正面临增长困难。向智能家居的转变可能是其收入和净利润增长日益疲软的原因。

据好太太上月底披露的半年度报告数据,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77亿元,同比增长1.06%,母亲净利润1.12亿元,同比增长1.13%,扣除费用后增长11.6%。

从季度经营数据来看,好太太的收入和净利润的增长率日益疲软,并已连续几个季度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马浩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截至报告期末,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余额为8100万元,同比增长196%,报告期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1900万元,同比下降65.14%。研发费用2200万元,同比增长18.55%。

好太太认为公司现金流的下降主要是由于销售业务收到的现金减少,而研发投资的增加主要是由于研发投资的增加和多样化产品的开发。

尽管好太太的收入和净利润持续下降,但她投入研发资源的智能产品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按产品计算,今年上半年好太太从智能产品中获得3.2亿元,占总收入的54.8%。其中,上半年销售智能晾衣架28.78万套,收入约2.9亿元,同比增长3.9%。智能锁在2019年上半年售出29200套,收入超过3000万元。

与智能产品相对应,好太太传统衣架产品销量约102万套,同比增长1.2%,收入2.4亿元,同比增长1.3%。

《好妻子》2019年半年度报告

(智能家居产品包括智能晾衣机、智能门锁等智能产品;传统晾衣架产品包括手动晾衣架、落地晾衣架和浮动晾衣架。其他产品包括铝梯、衣架组、晾衣架等。)

可以看出,好太太的智能衣架产品有利于其利润空间的扩大和收入增长的增加。然而,传统的晾衣架严重依赖销量来推动收入增长,这给销售成本的增加带来了压力。

在某种程度上,贤妻对智能家居的改造也是为了探索利润更高的高端市场,避免在传统晾衣架产品主导的低端市场陷入价格战。

好太太集团于1999年在广东成立。2017年12月,这家拥有20多年干燥和细分行业历史的企业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上市。它也是业内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上市公司。

经过近20年的发展,中国的干燥行业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规模,一个好妻子也是这个细分市场的绝对金牌得主。根据招商局行业研究所发布的《2018-2023年中国晾衣架行业市场前景与机遇研究报告》,太昊品牌晾衣架产品占据市场第一位,市场份额约为40%。

根据艾瑞咨询和网易发布的白皮书《凌志新纪元——阳台革命》的调查数据,消费者在购买智能晾衣机方面有很强的品牌意识。购买智能晾衣机的用户中,好妻子的品牌认知度高达75.7%,购买率为45.8%,智能晾衣机市场的龙头品牌突出。

此外,多年来好妻子在干燥领域的积累导致他们的销售网点遍布全国,渠道覆盖面广,电子商务销售比例高。这些优势可以为其转变为智能家居奠定良好的基础。

近年来,在智能家居、科技创新、产业升级和消费升级的影响下,干燥行业也朝着智能化集成方向发展。根据中国装饰建材干燥架专业委员会协会的数据,2017年中国电动(智能)干燥架出货量约为350万台,连续两年增长率接近100%。随着用户意识的提高,智能晾衣架的普及率也有望在未来快速提高。这是智能干燥领域培养好妻子的积极因素。

但在今年下半年,该公司面临着对其运营的严峻考验。目前,面临的现实问题是如何解决因工程业务扩张和应收账款增加而导致的现金流恶化。虽然好妻子有多年的行业经验,但智能转型仍需要很长时间和更大的资本来运作市场。

当它在2017年上市时,这位好妻子开始了她进入智能家居领域的计划。

2018年,马浩研发中心更名为“智能研究所”,专注于“用户”、“体验”、“创新”和“智能”,打造行业前瞻性产品。智能研究所有一个二级部门,即“智能物联网部门”,承担智能硬件评估和大数据价值创新两项功能。不断跟踪物联网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前沿技术,整合产品,构建智能家居控制平台,提升公司在智能家居领域的市场竞争力。

这位好太太还在半年度报告中表示,该公司已逐渐将其产品扩展至智能窗帘等智能家居产品,依靠智能晾衣机和智能锁等核心产品。智能家居品牌“Kolani”由两类智能晾衣机和智能锁组成。

然而,与智能家居布局相同的小米相比,好妻子的转型起步相对较晚,仍处于转型的初始阶段。此外,由于其对传统衣架的高度认知,很容易受制于单一的产品结构。

根据出货数据,2019年上半年,好太太智能晾衣架的收入约为2.9亿元,约占其智能产品总收入的90%,而智能门锁的收入只有3000多万元,其智能产品结构非常单一。此外,其传统晾衣架仍占总收入的42%。

《好妻子》仍然是一家衣架企业,还没有建立起丰富的智能家居生态,智能产品还没有大到足以支撑收入增长。该公司离真正的“智能家居企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好妻子正试图通过智能门锁获得智能家居的市场红利,这并不乐观,但智能门锁市场仍处于混乱的竞争红海中。

2018年底,国家质检中心对市场上的40个智能门锁进行了风险监控。15%可以在几秒钟内被小黑匣子打开,其余大部分都有安全风险。这一事件将智能门锁的安全问题推到了前沿。截至今年8月25日,国家公布了修订版的《锁具安全通用技术标准》。经过今后的修订,智能门锁将达到强制性国家标准。

换句话说,智能门锁正从野蛮的增长阶段逐渐过渡到成熟阶段,这个新兴市场在未来仍将处于混乱的竞争格局中。目前,智能门锁的市场竞争格局不明显,对于已经摆放智能门锁的好妻子来说,这不是一个好的市场环境。

此外,从智能家居行业的角度来看,智能家居是一个产业链长而小、技术驱动、空间广阔的行业。消费者的痛点和消费升级空间相当大。然而,由于产品标准化程度低,定制属性高,很难突破。智能单一产品的时代将持续一段时间。在这条轨道上,海尔、小米、美的等企业纷纷涌入市场。通过各自的优势,整个市场在扩大,竞争在加剧。

在智能家居这个大领域,许多力量已经涌入。如果一个好妻子想要真正转变为智能家居品牌,她应该用自己最好的智能衣架和智能锁作为拳头产品,在整个家居中推广智能家居,以全新的品类调整和全新的战略方向丰富产品品类,扩大规模,真正将品牌升级为智能产品。


  © Copyright 2018-2019 filmleyelim.com 群巴那化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